歡迎訪問濟南市法律援助中心!

典型案例 / xuandeng
典型案例

及某勞動合同糾紛

2019-02-22 11:41:44

 

案    由:勞動合同糾紛
承辦律師:山東眾英律師事務所律師  徐和偉
      案情簡介:及某等九人系濟南市歷下區某百貨公司第二批發部職工,均于1996年6月16日與所在單位簽訂《勞動合同》,自1997年開始,上述人員因為單位經營情況和單位經營用房屋被拆遷等原因而被迫下崗。及某等九人下崗后,各項社會保險一直由單位繳納,期間,九名下崗職工亦曾多次找到單位,要求單位支付下崗期間的生活費。2004年初,單位曾向包括九名下崗職工在內全部職工發放過人民幣2000元,職工認為該款是房屋拆遷補償款,包括在崗職工都有,不應是下崗期間生活費。2006年5月15日,單位通知九名下崗職工: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于2006年6月16日期滿,到期單位不再與九名職工簽訂勞動合同,要求職工與單位簽訂解除勞動合同協議書、領取經濟補償金并辦理失業手續。九名職工從單位拿到勞動合同后才知曉當時簽訂的勞動合同期限為十年。2006年5月17日,九名職工到濟南市歷下區法律援助中心,申請法律援助,同日,該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山東眾英律師事務所為九名職工提供法律援助。
      承辦過程:山東眾英律師事務所接到歷下區法律援助中心的指派后,立即安排本所熟悉勞動法律、法規和政策的徐和偉副主任為九名受援助人提供法律服務。承辦律師即在律師所辦公室向九名受援人了解情況,同時向受援人講解有關勞動法律、法規和政策。鑒于受援人在申請法律援助時已經將申訴材料遞交給濟南市歷下區勞動仲裁委員會,承辦律師又前往該仲裁委員會復印了相關材料。為了減輕受援人的經濟負擔,承辦律師分別為九名受援人寫出了緩交仲裁費用申請書,并攜帶九部門關于對法律援助案件緩交仲裁或訴訟費用的文件,親自到仲裁委員會與領導交涉,最后,歷下區勞動仲裁委員會同意九名受援人每人都緩交500元應預交的仲裁費用,每名受援人只交納了20元送達費用。在開庭前,承辦律師了解到其中一名受援人及某在下崗期間尚有近5000元醫療費用未報銷,承辦律師又為及某撰寫了申訴書,要求單位根據相關規定為及某報銷醫療費用。在案件仲裁審理過程中,承辦律師主要從下崗期間生活費支付數額標準和支付生活費的期限兩個方面發表了代理意見,鑒于被訴人未到庭,案件無法調解。
      承辦結果:濟南市歷下區勞動仲裁委員會裁決被訴人向受援人每人按照每月230元的標準支付三個月生活費,同時對受援人及某有關醫療費糾紛作出了不予受理的決定。
簡要點評:
      通過為九名受援人提供勞動爭議法律援助事務,承辦律師有以下體會:
      一、職工的法律意識需要加強。
接受法律援助的九名職工在1996年6月16日與單位簽訂勞動合同時,均已經在本單位工作期限超過了十年,根據勞動法的規定,九名職工在當時簽訂勞動合同時都有權要求單位與自己簽訂無固定期限的勞動合同;但是,九名職工都講,當時單位只是讓自己在空白勞動合同的最后一頁簽上了姓名,勞動合同前面的內容到是單位以后自己填寫的,而單位填寫后亦未將勞動合同交付職工一份。由此看來,九名職工的法律意識是淡漠的,勞動合同是根據勞動法律、法規、政策由雙方合意形成的,而職工只是善良的認為單位不會或不可能欺騙自己,在漫長的十年期間,職工甚至沒有看到過自己簽名勞動合同的原件;其次,通過本案件也反映了用人單位對于職工的不尊重,完全將勞動合同視為一種單方管理勞動者的手段。據承辦律師了解,目前,在社會上象九名職工一樣簽訂勞動合同后,職工本人沒有勞動合同原件或者根本不知道勞動合同內容的現象在部分管理不規范的企業,主要是私營企業中是普遍存在的,這一現象也應當引起勞動監察等相關部門的足夠重視。
二、勞動仲裁部門和人民法院在審理勞動合同爭議案件過程中須統一標準和依據。
承辦律師在辦理該案過程中,從兩方面感受到了勞動仲裁委員會和人民法院在審理勞動合同糾紛過程中存在著法律依據和標準的不統一。
      其一、關于職工下崗期間生活費標準問題。
      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5年9月8日以濟中法[2005]83號文件下發了《全市法院勞動爭議案件法律適用座談會會議紀要》的通知,在該紀要中第十四條關于生活費的支付標準根據有關勞動法律、法規、政策的規定傾向按照濟南市最低工資的80%的標準支付生活費,那么,濟南市自2005年起生活費應為最低工資標準530元的80%,也就是每月424元;而勞動仲裁部門認為法院內部的會議紀要對于勞動仲裁部門沒有約束力,并且認為法院認定的生活費標準缺乏法律依據,仍然按照濟南市的最低生活保障230元計算。
      其二、關于仲裁時效問題。
       在本案中,雖然勞動仲裁委員會最后裁決單位向受援人每人支付三個月的生活費,但是,該委員會仍然認為受援人要求支付兩年生活費超出了仲裁時效,凡是超過60日仲裁時效的均不予支持。對此,濟南市中院的會議紀要以及勞動部的有關政策均指出,拖欠勞動者報酬如果處于持續狀態的,從用人單位向勞動者明確拒絕支付時計算時效,并且應以保護勞動者最大利益為原則。雖然相關規定中未明確指出生活費是否同勞動報酬一致,但是,承辦律師認為,職工下崗后本身就失去了生活來源,下崗生活費是維持下崗職工生存的基本條件,法律應該從維護弱者的角度最大限度的維護職工的利益。
      勞動法律、法規、政策是繁瑣復雜的,從以上兩點看來,勞動仲裁部門和人民法院統一審理依據和標準勢在必行,除了能維護各方合法權益外,還能夠避免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因為勞動糾紛而引起的訟累。

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