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濟南市法律援助中心!

典型案例 / xuandeng
典型案例

未成年人楊某某搶劫案

2019-02-22 11:42:10

 案    由:搶劫
承 辦 人:山東信義律師事務所律師  趙家祥
      案情簡介:受援人楊某某系滕州市農村失學少年,因家庭生活困難,輟學后離家跟老鄉到淄博市打工,因年齡小不好找工作,又輾轉來到濟南找工作。到濟南后不僅沒有找到工作,身上所帶的錢也全部花光,百無聊賴,在槐苑廣場轉悠,認識了兩個不良少年,這兩個人見他沒有飯吃,就介紹他去給烤羊肉串的老板幫忙、打工,掙碗飯吃,從此三人成了“朋友”。后來三人中的另兩人發生矛盾,其中一人要他一起去搶另一人明明的手機,開始他不干,他的同伴說:“你要不干,我揍你。”他害怕挨揍,就答應了,在同伴的嚇唬下,參與搶劫。
      承辦過程:接受案件指派后,承辦律師意識到這是一起未成年人涉嫌刑事犯罪的案件。律師辦案的宗旨是從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角度出發,盡最大努力辦理。律師從閱卷中,除了了解基本案情外,對涉案少年的家庭情況也有了基本了解。了解到該少年家在滕州市農村,家中生活困難,而且家長對其關心、幫助很差,對他在外的行蹤不管不問。律師在會見他時,以上情況從與他的交談中也得到印證。律師想通過法院共同同其父母聯系,共同制定對他的幫教計劃,但雖經多次努力,始終聯系不上,直到開庭,該少年的監護人――他的父母也沒有到庭。律師從閱卷和會見中對楊某某的成長經歷和他的平常表現進行了社會調查,并制作成社會調查筆錄。從社會調查情況,反映出楊某某在上學期間雖然學習積極性不高,學習成績不好,但在校沒有任何劣跡,也沒有受過任何處分。輟學后在家期間,街道反映尚好,也沒任何劣跡。此次犯罪是由于他平時不愛學習,不求上進,不學法,不懂法,法律和道德觀念淡薄,是非不分,交友不慎,同不良青少年來往以至于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他此次犯罪系初犯、偶犯。因此,辯護律師認為楊某某走上違法犯罪道路既有家庭原因也有社會原因,他的此次犯罪是誤入歧途的初犯、偶犯,具有極大的可挽救性。
根據以上案情辯護律師提出以下辯護意見:
1.被告人楊某某犯罪時尚不滿16周歲,系未成年人犯罪。
      楊某某參與搶劫時不滿16周歲,系未成年人。由于案發時他年齡尚小,其身體、智力發育均不成熟,對事物的判斷能力差。對其所作行為發生的危害社會的后果認識不足。所以聽到剛認識的同伴說被搶人“不義氣”,“把他手機搶過來賣點錢花”就同意了。他既缺乏法律常識,又缺乏對自己行為的是非判斷力,更缺乏自控力,所以參加了搶劫,根本沒有認識到這是嚴重危害社會的犯罪行為。從這方面也可以看出未成年人正處在身體和心理成長發育期,可塑性強,利于改造。
根據我國《刑法》第十條第三款規定:“已滿14周歲,不滿18周歲的人犯罪,應當從輕或減輕處罰。”
2.被告人楊某某在實施犯罪時,犯罪情節輕微。
       在這起共同犯罪中,他既沒有參與事先謀化,也沒有明確分工。要搶錢的想法也不是楊某某首先提出來的。剛開始,他不同意。他的同伴說:“你要不干,我揍你。”他害怕挨揍,就答應了。搶劫中他只是“上去用手抓住‘明明’的右手不讓他動。”手機也不是他搶的。楊某某在實施犯罪時,犯罪情節輕微,主觀惡性較小,可以考慮給予減輕處罰。
3.被告人楊某某此次犯罪是初犯、偶犯。
4.被告人楊新年歸案后,認罪態度好,有悔罪表現。
      事發后被告人楊某某通過公安、檢察機關的教育,開始對自己所犯罪行有了正確的認識。以前認為“搶手機”是想“教訓、教訓明明”,現在認識到是實施搶劫的行為,是嚴重危害社會的犯罪。認識提高后,能如實交待自己的犯罪事實。對自己所犯罪行的社會危害性有了深刻的認識。認識到搶劫犯罪是侵犯財產罪中,性質最嚴重、危害最大的犯罪,不僅侵犯了公私財物所有權,而且嚴重侵犯人的生命和健康的權利。認識到自己的行為不僅危害了社會,而且觸犯了刑律,后果是嚴重的。自己幼年喪父,母親務農,拉扯兄弟二人,家境貧寒,生活拮據。自己尚沒走入社會就跌進了犯罪的深淵。自己很后悔,表示對不起母親,表示認罪服法,痛改前非,同過去決裂,重新做人。可以考慮給予減輕處罰。
      綜上,辯護律師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若干規定》第三條“審判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必須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堅持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執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針,積極參與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的規定精神,請求法庭在定罪量刑時,在搶劫罪規定的法定刑最低刑3年以下給予減輕或免除處罰,并請求對其適用緩刑。
      承辦結果:法庭經過不公開審理,采納了律師的辯護意見,最終判決楊某某犯搶劫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因其監護人不到庭,缺乏幫教條件,沒有同意對其適用緩刑。
      簡要點評:律師受理這個法律援助案件后,對這個來濟打工的少年,基本情況知之甚少,雖多方聯系卻無法同他的監護人接觸,辦案難度較大,從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出發,雖然找不到他的家長,但仍然盡職盡責辦案,尋找對未成年人有利的辯點,才能取得良好的社會效果。

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