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濟南市法律援助中心!

學術理論 / xueshu
學術理論

對殘疾人法律援助工作的探討和認識

2019-02-22 11:51:21

 

濟南市法律援助中心  孫彥華

     濟南市法律援助中心自1997年11月揭牌成立以來,在黨委、政府的正確領導和社會各界的關心支持下,圍繞踐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構建和諧社會和“平安濟南”建設,以貫徹落實《法律援助條例》為契機,建立健全了對特殊群體實施法律援助的各項運作及配套機制,尤其是對殘疾人法律援助工作,進行了深入細致的探討和研究,并開展了一系列維權工作,取得了一定成績,受到了省、市領導的高度評價,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果。
一、 濟南市殘疾人法律援助工作現況
     濟南市作為山東省省會城市,下有“六區三縣一市”,總人口約為600萬人,其中殘疾人有25萬人,占全市總人口4%,涉及全市五分之一的家庭。2000年全市各縣(市)區均在市區殘聯設立法律工作站或律師值班室。九年來全市共承辦法律援助案件8000余件,其中殘疾人法律援助案件1200余件,約占承辦案件的16%,在這些殘疾人法律援助案件中訴訟案件占1000余件,非訴案件占200件;刑事案件占400件,民事案件占800件,接待殘疾人法律咨詢3萬余人次,為殘疾人代書 500余份。實際工作中,我們加大向黨委政府請示匯報力度,加強與市區殘聯的溝通與協調,把市、區殘聯納入市、區法律援助委員會成員單位,每年殘疾人法律援助工作做到有計劃、有活動、有檢查,市區殘聯也定期不定期找到法律援助機構,共同協商解決殘疾人遇到的涉法困難和問題。目前全市殘疾人法律援助工作已形成“政府出面、組織健全、制度完善、運作規范”的良好環境。濟南市法律援助中心由此在2003年、2005年被司法部和全國殘聯、省司法廳和省殘聯分別授予“全國殘疾人維權工作先進單位”、“省級殘疾人法律援助維權示范崗”。
二、殘疾人法律援助工作中遇到的問題
     殘疾人作為社會一個特殊的群體,維護好他們的合法權益是一項長期的系統工程,也是一項復雜、細致、艱苦的工作。我們的工作人員不乏同情心與責任感,并且滿懷熱情像對待自己的親人一樣去為殘疾人服務,雖說做了一些工作,但是在接待來訪和案件承辦過程中,仍遇到一些這樣或那樣的問題。
(一)律師與殘疾人的溝通比較困難。由于殘疾人心理、人體機能和受教育程度低等原因,致使很多殘疾人沒法參與社會生活,有的溫飽問題還沒有解決,近三分之二的殘疾人依靠親屬供養,這些給殘疾人及其親屬帶來沉重的物質與精神負擔,再加殘疾人自我封閉性較強,使得大多數的殘疾人在心理上是自卑的。律師與他們溝通時,首先要滿懷熱情地關心他,貼近他,其次調動他們的情緒,引導他們的思路,整理他們的語言,殘疾人法律援助的工作量要遠遠大于其他案件的工作量。并且有相當大比例的殘疾人是盲聾啞人,他們在語言表達能力上比較困難,而援助機構工作人員往往缺乏這方面的專業翻譯人員,對于殘疾人所要表達的意思不能準確的理解,雙方在溝通方式上存有困難。
(二)殘疾人的監護人不盡責。在援助律師接待的工作當中,經常遇到一些精神殘疾人,他們來咨詢法律問題時,律師在言談舉止當中發現他們的精神狀態有些異常,經過耐心詢問和審查案件材料,才能發現該人患有精神病或者有精神病史。根據有關法律的規定,精神病人在發病期沒有民事行為能力,他向法律援助機構申請法律援助是應當有監護人代為申請,而監護人不盡責的情況時有發生。而有精神病史的人在沒有監護人陪同的情況下,人是否正常,病情是否發作,應如何申請法律援助等等,亟待有嚴格的程序來規范。
(三)殘疾人案件調查取證困難。濟南市商河縣農民宿某某等一行三人到天津打工,在施工過程中遭遇車禍,雖經多方搶救,但仍造成了兩死一重傷的嚴重后果,宿某某成了植物人。其親屬向濟南市法律援助中心求助,市中心及時簡化審批程序,指派律師全力以赴承辦,律師在開展工作的過程中,首先遇到的就是證據的收集問題,受援人因成為植物人已無法收集,其他兩位受害人都已死亡,如何恢復案件的事實真相,準確地確定法律關系都遇到了很大的困難。工作實踐中我們還遇到幾起弱智女童在學校里被學校老師雞奸強奸的,由于她們的智力水平低,不能詳細表達受侵害時的情景,也沒有保留對方任何犯罪證據,更沒有及時報案,致使案件無法偵破,使犯罪分子逍遙法外。由于殘疾人在心理、人體結構上某種組織、功能喪失或功能不正常,加之受教育程度低,參與社會能力差,因此容易成為不法分子攻擊、侵權的對象;同時由于他們法律意識淡薄,不注重收集保留相關證據和材料,往往在今后的法律援助工作中給律師的調查取證工作帶來很大的難度。
三、針對殘疾人法律援助的特點,我們開展的工作
(一)把殘疾人法制宣傳教育工作納入法律援助工作的長期化、規范化軌道。殘疾人致殘的原因很多,特別是因交通事故、醫療事故,工傷及人身傷害致殘的仍占相當大的比例,當問題得不到及時解決時,他們就容易糾纏滋事、甚至自暴自棄、走向極端,這已成為當今社會一個不穩定的因素。法律援助工作作為政府的責任,我們做了以下三個方面的工作:一是面向社會宣傳。結合社會熱點、難點、重要節日、助殘活動等時機和場合,充分利用廣播、電視、報刊等新聞媒體,廣泛開展殘疾人維權活動。特別是針對典型案例,加大宣傳力度,努力營造全社會關心支持殘疾人的良好法制環境。二是面向殘疾人宣傳。近幾年,我們與市區殘聯聯合開展了“法律援助下鄉入戶”、“百名殘疾人與律師結對子簽協議”、“殘疾人法律援助宣講團”等活動,教育引導殘疾人學法、用法和守法,用法律武器維護好自己的合法權益,并且投資數萬元印制了盲文法律援助宣傳系列材料。三是加強對精神殘疾和智力殘疾人監護人法律知識的宣傳。主要通過街辦鄉鎮法律援助工作站和村居法律援助聯絡室,向殘疾人的親屬印發維權手冊,并且定期不定期組織法律知識講座,以增強法定監護人的法制觀念。
(二)加強接待咨詢,作好息訟解紛工作。殘疾人法律咨詢工作是法律援助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市區法律援助中心加強與市區殘聯的溝通與協調,每周三定期指派律師到市區殘聯值班室進行法律咨詢,及時為殘疾人排憂解難。當遇到殘疾人涉及到相關政策或非訴問題時,及時與殘聯相關處室反饋,盡可能把問題解決在基層,消除在萌芽之中。同時,在值班室完善了“一次性告知制”和“首問負責制”,做到了有問必答、件件有著落、事事有回音。
(三)組織專門人員學習啞語和殘疾人心理學。一方面,針對律師與殘疾人溝通困難這一問題,濟南市法律援助中心派出專人到盲聾啞學校進行培訓,學習與殘疾人的交流技巧與方法。另一方面,為了使“中心”全體人員充分認識到作好殘疾人法律援助工作的重要性,市中心多次邀請省市殘聯的專家學者來市中心做專題講座,并講解殘疾人工作現狀、殘疾人社會學、殘疾人心理特點等內容,使中心工作人員都能認識到殘疾人是最困難的人,是最需要援助的人,從而增強做好殘疾人法律援助工作的自覺性。2005年7月,濟南市法律援助中心為一名患有肌無力病的女殘疾人代理離婚案件,當時當事人生活已經無法自理,代理律師接受委托后,一是請教專家學者了解殘疾人病情及心理;二是主動親近貼近這位女殘疾人,帶著鮮花去醫院看望她,與她促膝交談,了解情況,樹立生活信心;三是不畏艱辛、多方調查取證,取得了有力證據,案件以男方支付高額扶養費為結果圓滿結案,女殘疾人欣慰之余,其病情也神奇般地在康復。
(四)建立殘疾人維權“綠色通道”。一是簡化申請程序。一方面殘疾人申請法律援助,可以直接到殘聯律師值班室申請法律援助;另一方面,法律援助中心則將全市經濟困難的殘疾人登記造冊,被登記在冊的殘疾人可以直接向援助機構申請,而不必再持經濟困難證明。二是實施登門服務。對于行動不便的殘疾人,援助機構則指派工作人員上門服務。
(五)規范服務用語。在全市法律援助機構開展“貼心服務,倡導文明用語”活動,要求全體人員對殘疾人“扶進門,送出門”,“一杯水請喝,一把椅請坐,一句話請講”等規范用語,讓殘疾人感受到社會大家庭的溫暖。
四、對殘疾人法律援助的建議
     《法律援助條例》明確規定,法律援助經費以政府投入為主,社會捐助為輔,而殘疾人法律援助的特點往往需要各級政府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財力,現有的法律援助經費與需要投入的費用相比杯水車薪而已。殘聯是殘疾人的“娘家”,政府對于殘聯部門也賦予了信訪接待的職能,政府也撥付了相應的法律援助經費,殘聯內部也設立了法律咨詢、服務機構,但沒有從事法律工作的專業人員,只限于接待信訪、反映情況,工作起來顯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我們建議各級政府對類似殘聯部門的法律援助經費和法律援助機構經費進行整合,統一到政府統一撥付渠道上來,加大投入,讓更多的殘疾人享受到法律的公平和正義。

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