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濟南市法律援助中心!

學術理論 / xueshu
學術理論

對我國刑事法律援助制度現狀及完善的思考

2019-02-22 11:51:41

      刑事法律援助在公民獲得平等的司法保護,保障當事人依法享有訴訟權利,實現司法公正等方面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已成為一個國家法制健全、社會文明進步的標志。我國的刑事法律援助制度的基本原則和框架始于1996年修改的《刑事訴訟法》和《律師法》。2003年,國務院頒布《法律援助條例》,這是我國的首部法律援助行政法規,標志著我國刑事法律援助制度的正式確立。刑事法律援助經過十余年的發展,已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作為一項年輕的法律制度,還存在許多不完善的地方。筆者由刑事法律援助制度的不足,而思考如何完善我國的刑事法律援助制度。
一、刑事法律援助制度的概況
      刑事法律援助制度是指國家在刑事司法制度運行的各個環節過程中對因經濟困難或者其他因素而難以通過通常意義上的法律救濟手段保障自身基本社會權利的社會弱者,免費為其提供法律幫助的一項法律保障制度。是現代法治國家司法公正和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權的一個重要尺度。
      刑事法律援助是一種國家行為,刑事法律援助制度是現代化法制國家必須承擔的一種國家責任,是公民享有的一項社會基本保障權利,是司法為民一項重要內容,也是人權的一項基本內容。司法人權是人權的重要組成部分,法律援助本質上是保障司法人權的一項重要制度,是促進司法公正,維護社會正義的重要措施。法律援助實質上是國家通過制度化的形式,對法律服務資源進行再分配,以保障貧弱殘者不因經濟能力、生理缺陷所限而平等地獲得法律幫助,實現自己合法權益。
  刑事法律援助制度的主要作用,一是體現國家對法律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的切實保障,為了消除法定權利的平等與保障權利實現的經濟條件下不平等的矛盾。國家對經濟困難的當事人提供法律援助,保障實現其應有的合法權利,從而在司法體制上完善訴訟民主機制,保障實現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二是切實保障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實現司法公正,請不起或者沒有聘請律師對于刑事案件當事人來說,也許損失的只是應該享有的合法權益,對于國家來說,受到損害的卻是司法公正的原則和形象。三是完善社會保障體系,保障社會穩定和經濟體制改革的順利進行。有利于完善社會保障機制,切實保護婦女、未成年人和盲聾啞殘疾人等社會弱勢群體的合法權益。四是完善法制,保障法律規定的社會關系的實現。法律援助制度的建立和實施,不僅在于減免當事人的費用,使其獲得法律幫助,還在于最大限度地避免法律調整和規范的死角,從而切實保障法律所規定的社會關系得以實現。
    二、我國刑事法律援助制度的不足
(一)刑事法律援助的受援對象和范圍過于狹窄。
      《法律援助條例》規定,我國目前刑事法律援助適用于兩類人群,一類是以經濟困難為前提條件的,即犯罪嫌疑人因經濟困難沒有聘請律師的、公訴案件中的被害人、被告人、自訴案件中的自訴人因經濟困難沒有委托訴訟代理人的。另一類是不以經濟困難為前提條件,但僅限于被告人是盲、聾、啞或未成年人而沒有委托辯護人的或者被告人可能被判處死刑而沒有委托辯護人的,(簡稱為五種人)人民法院為被告人指定辯護的,法律援助機構應當提供法律援助。從這個規定來看,我國的刑事法律援助的范圍較窄,已經不能完全適應公民人權發展的需要,應當拓展和完善援助范圍。
(二)法律援助機構與公檢法在刑事法律援助案件中的銜接機制不順暢。
  要完善刑事法律援助制度絕不是法律援助機構一家所能做到的,要使刑事案件中的受援人在刑事訴訟的各個階段都能得到充分的法律援助,公安局、檢察院、法院、法律援助機構在程序上的銜接與緊密配合是非常關鍵的。但目前刑事法律援助法律法規中涉及此處的規定缺乏可操作性,各地在落實公檢法司四家開展刑事法律援助工作的銜接機制時也少有實施細則,事實上造成了有關部門對刑事法律援助不重視,宣傳不到位,工作不落實。犯罪嫌疑人與刑事被告人不知曉有申請法律援助的權利,自然也無從保障其訴訟程序的合法利益。如《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刑事訴訟法律援助工作的規定》,其中明確規定公安局、檢察院、人民法院均有在采取強制措施或受理案件后告知犯罪嫌疑人有申請法律援助的權利,而在具體辦案中極少有告知犯罪嫌疑人享有申請法律援助的權利的,特別是在公安局、檢察院。
(三)提供法律援助介入刑事訴訟的時間過晚。
      援助人員介入刑事訴訟的時間過晚。辦案中的主要表現:一是在偵查階段、審查起訴階段犯罪嫌疑人很少能獲得法律援助。《法律援助條例》第11條規定,犯罪嫌疑人在被偵查機關第一次訊問后或者采取強制措施之日起,因經濟困難沒有聘請律師的,可以申請法律援助。但是由于種種原因,在這一階段很少有犯罪嫌疑人獲得法律援助。平陰縣援助中心自成立以來沒有辦理一起在公安機關偵查階段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援助的案例。二是審判階段法律援助人員介入案件的時間過遲。《刑事訴訟法》第36條第二款規定:“辯護律師自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之日起,可以查閱、摘抄、復制本案所指控的犯罪事實的材料,可以同在押的被告人會見和通信。其他辯護人經人民法院許可,也可以查閱、摘抄、復制上述材料,同在押的被告人會見和通信。”《條例》第20條規定:“由人民法院指定辯護的案件,人民法院在開庭10日前將指定辯護通知書和起訴書副本或者判決書副本送交其所在地的法律援助機構。”據此,與委托辯護人相比,承擔法律援助的辯護人只有在開庭前10天才能介入訴訟。
      而實際的情況卻是,對需要指定辯護的案件,人民法院將指定辯護通知書和起訴書副本送交法律援助機構的時間離開庭的時間遠遠少于10天,一般為3~5天。更為嚴重的情況是,有個別法院甚至在開庭前臨時找在該院代理其他案件的律師為需要指定辯護的案件“緊急出庭辯護”。在座談中,有的律師透露,他們在法院剛開完庭,有的法官就請他們幫忙,說有一個法律援助的案件馬上開庭,說完便讓這些律師臨時出庭辯護,于是
這些律師在意想不到的情況下又辦理了一起“法律援助案件”。在立法關于指定辯護人介入刑事訴訟的時間遠遠晚于委托辯護人的情形下,實踐中司法機關對指定辯護人介入訴訟的時間再大打折扣,刑事援助的辯護質量顯然難以得到有效保障。
(四)刑事法律援助案件質量規定可操作性不強
       為保證刑事法律援助的辯護質量,聯合國的《關于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中規定“任何沒有律師的人在司法需要的情況下均有權獲得按犯罪性質指派給他的一名有經驗和能力的律師以便得到有效的法律幫助,如果他無足夠力量為此種服務支付費用,可不交費。”根據此規定刑事法律援助的主體是“有經驗和能力的律師”,同時提供的法律援助是“有效的法律幫助”。同時援助條例也規定“律師應當依照律師法和本條例的規定履行法律援助義務,為受援人提供符合標準的法律服務,依法維護受援人的合法權益,接受律師協會和司法行政部門的監督”。就刑事法律援助而言,什么樣的法律援助是“有效的法律幫助”或“符合標準的法律服務”。對此我國立法沒有就刑事法律援助質量作出規定。而實踐中在辦事刑事案件中存在一些問題,律師或法律援助工作者對援助的案件基本無力調查取證,或者大部分案件律師在開庭前沒有到看守所會見被告人等。以上問題的存在嚴重影響到刑事法律援助案件的辦案質量。對于刑事法律援助案件質量如何確保,沒有相應的機制來保障,一些規定只是原則性的規定,可操作性不強。
三、完善我國刑事法律援助制度的構想
(一)刑事法律援助制度在立法上的完善
      我國的刑事訴訟法、律師法及有關法律法規對刑事法律援助制度有規定,但規定得較粗疏,缺少可操作性。雖然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司法部、公安部等部門通過通知及聯合通知等形式對各階段的刑事法律援助進行補充和完善,但刑事法律援助執行的情況并不盡人意。要想在我國充分的實施刑事法律援助,必須在立法時予以完善。首先在憲法中確立獲得法律援助是公民的基本權利,也只有這樣才能在全國普遍實施并使對法律援助事業的認識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其次應出臺一部刑事法律援助法。我國雖然于2003年實施了《法律援助條例》,但無論從法律援助在整個法律中的地位效力,還是從法律援助的工作開展來講,僅僅一部行政法規難以擔當此重任。刑事法律援助必然涉及公檢法,這三個機關行使職權所依據的是全國人大制定的國家法律,而通過行政立法來確定這三個機關來實施法律援助,則就有些困難。筆者認為應盡快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或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法律援助方面的法律。第三是在《刑事訴訟法》、《律師法》中對刑事法律援助制度予以確認,并對法律援助的程序予以規定,具有可操作性。在《刑事訴訟法》和《律師法》中明確刑事法律援助的具體義務及受援人的具體訴訟權利,這樣才能有效的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訴訟權利,同時有效發揮刑事法律援助的作用。第四是還要注重司法解釋、法規、規章的建設。刑事法律援助所涉及的部門較多,法律不可能對刑事法律援助所有相關事情都詳盡規定,在具體辦理刑事法律援助案件時,可能遇到新問題,這就需要行政法規來健全。總體來講最好是能夠建立起從憲法到法律,再到地方性法規、規章的法律援助機制。最主要是對法律援助的單獨立法,這樣才可能作為一項制度來落實,脫離慈善性質的階段而真正發展起來。
(二)完善法律援助機構與公檢法四家的銜接機制。
      當前在刑事法律援助中公檢法四家的銜接機制的缺失,使法律援助工作受到嚴重影響,無法達到應援盡援。為此法律援助機構迫切需要得到公檢法三家的大力支持和積極配合,完善銜接機制,才能做好刑事法律援助工作。建立接受法律援助的告知制度。根據相關司法解釋在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均應當告知犯罪嫌疑人有接受法律援助的義務,實踐中公安機關和檢察機關均沒有做到。公安機關、檢察機關能做到受案三天之內告知犯罪嫌疑人有申請律師為其提供法律幫助的權利,為什么不同時告知犯罪嫌疑人若經濟困難則享有申請法律援助的權利呢?究其原因是沒有建立法律援助權利告知制度。法律規定公安機關、檢察機關有義務及時告知犯罪嫌疑人有申請刑事法律援助的權利,若公安機關、檢察機關沒有告知該權利則應為程序違法。同時還應開展對公安機關、檢察機關落實法律援助權利告知的大檢查,來提高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對法律援助的重視,擴大法律援助工作的影響。
(三)應擴大刑事法律援助的對象和范圍
      刑事法律援助對象是指刑事訴訟中,有權或有資格申請并獲得法律援助的人,只有具有法律援助對象資格才有權要求有關法律援助機構或者律師根據有關規定,減少、緩收或免收其訴訟費用或律師費用。在刑事法律援助中,指定辯護占相當大的比例,一般是被告人為盲、聾、啞、未成年人和可能被判處死刑的案件,為保證需要得到援助的人都能得到援助,應當擴大刑事法律援助的對象。我國刑事訴訟法及有關法律中規定可能判處死刑的才屬于應當指定辯護的范圍,與國際條約、聯合國的立法精神相去甚遠。隨著刑法界限制死刑的呼聲越來越高,死刑適用范圍呈減少趨勢,而刑事法律援助的適用范圍是呈增大的趨勢,這是矛盾的。在今后的立法中建議對量刑情節的規定作修改,修改為可能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屬于指定辯護的范圍。
(四)應設立刑事法律援助制度的質量保障制度
      《法律援助條例》第六條規定:律師應當依照律師法和本條例的規定履行法律援助義務,為受援人提供符合標準的法律服務,依法維護受援人的合法權益,接受律師協會和司法行政部門的監督。第二十四條第一款規定:受指派辦理法律援助案件的律師或者接受安排辦理法律援助案件的社會人員在案件結案時,應當向法律援助機構提交有關法律文書副本或復印件,以及結案報告等材料。并分別規定了質量監督的主體、質量監督的方式,但該文件規定模糊,并非完全針對刑事法律援助案件,操作性不強。在刑事法律援助案件結案時,辦案人應向法律援助中心遞交一份案件承辦報告,包括辦案的具體經過,與受援人會談的次數、時間,出庭時的具體經過、次數,案件辦理結果。法律援助中心審核確認后予以結案。對于援助案件質量的監督還應有法院的參與,因法律援助的水平和質量很大程度上集中反映在庭審過程中,人民法院作為庭審的主持者,具有專業性,結案后由其依照法定標準對援助律師作一個評價。通過以上兩項工作會初步建立對援助案件的監督體系。從而提高法律援助的質量,保障人權、推進司法公正,最終實現法律援助制度的立法初衷。
刑事法律援助制度從保障廣大公民尤其是貧、弱、殘公民來說是一項重要公民權利,應該納入國家社會保障體系,才能切實有效地維護公民的合法權益。現我國當務之急是建立起法律援助的立法體系,在立法中肯定法律援助應以保護公民基本人權為核心內容,明確法律援助機構設置,運行機構和組織管理等辦法,使我們在實踐中有法可依。現在法律援助事業發展較快,但與公民日益增長的法律需求相比還是很不夠,今后法律援助的發展道路還任重道遠,只有全社會共同支持法律援助事業,法律援助才會在我國蓬勃發展。
參考文獻:
1、張恒山:《略論和諧社會中公平正義與法律》,載《法學雜志》2005年第四期,第6頁。
2、宮曉冰:《中國法律援助制度研究》,中國方正出版社2004年8月版。

赛车